家长帮-故事大全故事大全

扫描二维码
立即下载
家长帮手机版
故事大全 > 经典故事 > 斑马线

斑马线

来源: 故事大全发布:2014-08-12经典故事


因为无聊的缘故,当然更重要的是为了能每月交上房租,我找了份7-11便利店的夜班工作。



  凌晨两点,我交完班,跟同事寒暄了几句,打了几个呵欠,骑上店外的破自行车,就像个牛仔骑上烈马,往家里一路颠簸而去。



  路上要穿过条马路,还没到跟前,老远就看到一个人低着头在那条斑马线上来来回回地走着,我心里暗笑,心想,这人恐怕是过马路过上瘾了吧。



  骑车赶上他的时候,刚好过了路对面,我转过头去问他:“大哥,干啥呢?”



  那个人看着我一脸肃穆:“你数一下这斑马线一共有几条?”



  他这一问,可问倒了我,我过这条斑马线没上千回也有几百回了,斑马线有几条我可真没认真数过,其实正常人哪会做这等无聊的事,斑马线是多是少也不至于影响大家过马路吧?



  他没等我回答,自顾说道:“昨天晚上是二十二条,今天晚上是二十一条,怎么会少了一条?”我听了他的话着实惊讶,但我没有好奇到马上回过头去数那几条斑马线,如果我那样去做了,我岂非跟他一样的不正常,所以这个当坚决不能上。



  “大哥,您喝酒了吧?要喝酒了别在马路上散步,晚上这儿车虽不多,但哪个司机大爷恰好跟您一样也喝了点小酒,恐怕就要跟您在路上碰杯子了,你看这风也起了,快回家去吧,屋里虽然没这儿宽敞,但散散步还凑合。”



  “你不信我!到明天你就知道了,为什么非要到死了人,你们才肯信我?”他怒目圆睁,双手握拳,好像我不信他的话,他就会立即冲过来把我当场掐死,那可就真应了他这句话了。



  犯不着跟这个酒鬼纠缠不清,我摇了摇头,跨上车径自走了,回头偷望一眼,那人不再过马路了,而是站在马路边上低着头一直发呆。



  “真是个不知好歹的疯子。”我低声偷骂了一句。



  上夜班真的是个累,一觉睡到中午,醒来无聊去网吧折腾了一下午的魔兽,又顺便在网吧里把中饭晚饭给一块凑合了,正头昏脑胀间,看看时间,又到了快换班的时候了。



  到了店里已经晚了快十分钟了,值班店长正在整理货架,见我低头进来,头也不回,挥挥手示意我过来。



  “你回家要经过新月广场吧?”值班店长姓金,是个瘦高个的已婚人士,满脸严肃,除了应付客人,对着我的时候话绝不多半句,本来排夜班就是个苦差事,碰见这号领导还真会闷出个鸟来。



  “是啊,店长,那里人很多,骑车不大顺当。”



  “今天出事了知道吗?货车撞死了个人,血流了满大街都是。”



  我舒了口气,见不是在责备我,忙接过他的手,把货物摆上货架,“撞死人啦?我来的时候没见着什么啊?”



  “都处理完了,以后过马路的时候你可要当心点,骑车别耍疯。”



  “谢谢店长关心,以后我一定注意。”



  话说完,我脑海里突然回想起昨晚的事情来。



  “店长,出事那地方是不是就是兴茂超市门口的那条斑马线上?”



  “是,那个地方经常出车祸。”



  我心里打了个突,心想昨晚那个人可真是个活神仙啊,我还以为是个酒鬼呢,还真想不到给他说中了。



  “店长,我昨晚回家碰到了一件怪事。”



  “哦?说来听听。”



  我把昨晚碰到的事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店长,你说那人是喝醉酒瞎蒙中的呢,还是这世上真有神人?”



  我说话的时候,手里的活也没有停当,但话说完好一会儿也没见店长接上话头,扭头一看,只见他的脸已铁青一块,手脚也顿住了。



  “怎么了,店长,我说错什么了?”



  “你晚上过马路的时候,别跟陌生人搭话,路上别生事,早点回家。”



  “我没生事啊,店长,你说昨天那个人也太奇怪了吧,天底下哪有那么准的事啊?”店长掉转身去,看来已经没有把这个话题继续下去了的意思了。



  “真是个胆小鬼,中年男人就是忌讳多。”我心里嘀咕了一句,心想跟这个木头人般的店长还真聊不到一块去。



  很快又到了下班的时候,刚踏出店门,店长的声音又从我背后传了过来,“记住我先前跟你说的话。”



  我一呆,茫然回过头去,这时店长已然低下头去跟换班的同事忙着清点结数了。



  骑上车,虽说店长反复交代,也许是心里有个疙瘩吧,反而很是盼望又碰上昨晚那个男人,就算不跟他搭话,再看上他一眼也能尽可能地满足我的好奇心。



  很快又到了那条斑马线,斑马线上正好有人低着头在斑马线上来回穿行着,然而这次这个人却不是昨晚我遇见的男人,而是个不认识的妇女。



  我在路口停下车来,等那个女人走到这一侧,忍不住问道:“大姐,这么晚在干什么呢?”那女人抬起头来木然地看着我:“我在数斑马线,昨天晚上是二十一条,今天晚上是二十二条,怎么会多了一条呢?”说完又转过身去,拖着脚步又缓缓地穿过那条斑马线。



  我听了吃一惊,又是昨天男人样的回答,只不过是二十一条变成了二十二条,难道斑马线真的会每天不一样,我随着那个妇女的步子一个步子一条地数了起来。



  那妇女从对面转回我跟前的时候我已然数了两遍,还真的是二十二条,一条不少。



  “大姐,帮您数过了,是二十二条,别数了,回家吧。”



  那女人停下身子,“昨天晚上是二十一条,今天晚上是二十二条,那多了一条该怎么办呢?”



  这个女的难道也是个先知先觉?我忍不住问:“大姐,明天会死人吗!”



  女人听了一顿,脸色惨然,“对,对,会死人的!会死人的!”



  我见她这个样子,心里不禁害怕,我安慰了她一句,也算在安慰自己,“我随便说说而已,大姐,您别当真,晚了,我要回去了,你也快回去吧?”



  她没再理我,只是嘴里反复念叨着那一句“会死人的,会死人的……”



  我骑上车,头也不回飞一般冲过那条斑马线,这次可是连头也不敢回了。



  第二天下午,刚进店门,店长就在收银台里死盯着我看,开口就问:“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



  “别提了,昨晚回去做了一个晚上的噩梦。”



  “你昨晚是不是没听我的话,又去搭理那些人了?”



  “唉,店长,早知道听您话了,以后再不也会搭理那些神经病了。”



  店长见我这么一说,长叹了一口气,“其实他们不是你眼中的神经病,他们都是些可怜的人。”



  说完,递过来一份今天的日报。



  “第四版底下有篇昨天交通事故的报道,里面附着一幅人像,你看看有印象么?”



  我接过来,打开报纸,版面的交通报道栏里果然有一幅模糊的人像,想是死者生前的遗照。



  再仔细一辨认,依稀便是前天晚上那个数斑马线的男人。



  我的手颤抖了一下,心里疑惑至极,“店长?”



  店长挥挥手制止我继续说下去,“你想问我,为什么会知道你碰到的那个人就是报纸上那个人,是么?其实你还应该问我为什么就住在你附近,却从没见过我走过那条路,你难道从来都不觉得奇怪么?”



  “店长,我还以为是因为下班下得晚所以你都去朋友家那过夜呢。”



  店长摇摇头,说道:“不是的,其实你昨晚说的事我老早就遇到过了,所以我每次下班都宁可选择去兜远路回家,也提醒你别去搭理那些人,这都只为了一个原因,那就是我们所遇到的都是那些第二天就要死的人。”



  我惊讶地张大了嘴,仿佛遇到了平生最古怪的事,想起这两晚的人和事,原来都是在和亡灵打交道么?但是心里还是存了疑问,继续问道:“可是亡灵不是人死了之后才会出现的吗,为什么人没死却会提早出现在出事的现场呢?”



  “他们不是亡灵。我为了这事也特地请教了一些老人家,他们对我说,人什么时候死,自己是不会知道的,但是他的魂魄却会感知得到,魂魄感觉到大难来临了,会暂时脱离人的身体,我们见到的都是些离体的魂魄。而我自己的想法则是,这也许是人作为生物的一种原始本能,牛将要被人宰杀的时候,不是会早早地感觉得到而痛苦地流下眼泪吗?其实这就是生物预知生死的一种本能。人其实也一样,只不过这种原始本能已经退化了而已,但总会有极少数本能未完全退化的人,他们临死前就会不自觉地去看看自己将要丧命的地方。”



  “那数斑马线呢?这又怎么解释?为什么我这两个晚上碰到的一男一女都在数斑马线呢,这纯粹是巧合?还是每个将死的人都要去数斑马线?还有那斑马线真的会每天都在变化吗?到底是二十一条还是二十二条呢?我也认真数过了,的确是二十二条。”



  “我试着这样解释吧。事实上,我也不知道合理不合理。那些出体的魂魄或者按我的说法那些有预知本能的人可能都带有强大的改变磁场或脑电波的力量,而我们每天都是凌晨时分才下班,那时候人的脑袋已经不是很清晰了,很容易就被这种力量而影响。你如果不信,也可以下班再去数一下,看到底会是多少条斑马线。而为什么你碰到的那两个人都在数斑马线呢,这个或许更好解释,因为他们本来就是一对夫妻,你昨晚碰到的那个女人今天早上也出了车祸死了,就在前天她丈夫死去的同一个地方。”



  事情已经过去很久了,每天晚上我都跟着店长兜着远路回家,至于那条斑马线我至今没有去数,因为我永远也不想知道它们是多了一条还是少了一条。

关键字: 斑马 灵异鬼

相关经典故事

经典故事推荐

编辑推荐